宁姝窈燕恒安(宁姝窈裴明)小说完结_最新小说全文阅读宁姝窈燕恒安(宁姝窈裴明)

现代言情《宁姝窈燕恒安》,主角分别是宁姝窈裴明,作者“宁姝窈”创作的,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,剧情简介如下:裴夫人都僵住了,难以置信地看着宁姝窈,反应过来后又立即捂脸哭了起来。“老爷,我不活了呜呜呜!惊鹊她怎么能这么污蔑我啊!”...《宁姝窈燕恒安全本》第5章免费试读这是要毁了她的清白吗?宁姝窈目光冰冷,裴......

点击阅读全文

叫做《宁姝窈燕恒安》的小说,是一本新鲜出炉的现代言情,作者“宁姝窈”精心打造的灵魂人物是宁姝窈裴明,剧情主要讲述的是:不过,马车里没传出那个少女声音了,她该不会被王爷直接掐死了吧?他等会是不是要去抛尸?...《宁姝窈燕恒安全本》第3章免费试读“王爷,回王府吗?”侍卫兼车夫青锋看着暗下来的天色问今天闹这一出,要是把这姑娘带回王府过夜,那——不过,马车里没传出那个少女声音了,她该不会被王爷直接掐死了吧?他等会是不是要去抛尸?青锋乱七八糟地想着,半晌,才听到自家王爷的声音“去裴家”“是”过了一会,晋王的声音又响...

宁姝窈燕恒安

阅读精彩章节

裴夫人都僵住了,难以置信地看着宁姝窈,反应过来后又立即捂脸哭了起来。
“老爷,我不活了呜呜呜!惊鹊她怎么能这么污蔑我啊!”...《宁姝窈燕恒安全本》免费试读这是要毁了她的清白吗?宁姝窈目光冰冷,裴夫人已经扑到了她的面前,还真挤出了两滴眼泪。
她抓起了桌上的空碗就朝裴夫人砸了过去。
“啊!”裴夫人吓了得花容失色,下意识往旁边一扭想要避开,只听到咔嚓一声。
“哎哟我的腰我的腰!”她惨叫了起来,叫着丫鬟扶她。
裴明大怒,指着宁姝窈,“你这孽女!竟然对你母亲动手!我母亲不是死了吗?她一个上门打秋风还顺带爬床的女人,配让我喊一声母亲?”宁姝窈面无表情。
裴明脸色一变。
裴夫人都僵住了,难以置信地看着宁姝窈,反应过来后又立即捂脸哭了起来。
“老爷,我不活了呜呜呜!惊鹊她怎么能这么污蔑我啊!”裴明扶着她,瞪着宁姝窈,“乡下长大的就是粗鄙鲁莽!这几天你给我——咳咳。”
旁边两声咳嗽。
裴明顿时清醒过来,辅大夫还在这里呢,怎么能让外人看了他家的笑话?他勉强地平复神色,对辅大夫抱歉地说,“真是让辅大夫看笑话了,裴某这个孽女一直养在乡下,今天刚接回来,言行无状,冲撞了您,还请见谅。”
辅大夫胡子一颤,“我是奉晋王之命来给裴小姐医诊的,不是来看你们闹腾的。
是是是,辅大夫请。
老爷,我的腰扭伤了,能不能让辅大夫先给我看看?好痛啊。”
裴夫人身姿扭着,站不直,小声地和裴明说。
“先等等。”
裴明沉着脸。
辅大夫现在代表着晋王呢。
辅大夫走到了宁姝窈身边,“我看看你的伤?多谢。”
辅大夫看到了宁姝窈额头上的红肿脸色就已经变了,再看到她后脑勺的伤口,更是震惊。
不对啊,这样严重的砸伤,流的血都把她的头发和后衣领染透了,伤口这么深,她竟然还活着?辅大夫以前见过类似的死者,后脑勺被砸得这么严重,当时就一命呜呼的。
现在宁姝窈竟然还能坐在这里!就她额头的那么一个大肿包都很严重了啊。
他给宁姝窈把了脉,脉虚得很,几乎要摸不到了。
这脉象倒是符合伤情啊,本来就是致命伤了,可她活着!“怪事,怪事。”
辅大夫喃喃说着,又换了只手再次诊脉,还是一样的结果。
他瞪大眼睛看着宁姝窈。
就这脉象,就算不死,也早得晕迷不醒了,她怎么还清醒地坐在这里?“你现在什么感觉?晕,无力,痛。”
宁姝窈说。
辅大夫赶紧叫来随从,让他把药箱打开,动作快了起来。
人伤得这么重,裴大人一家竟然还在吵吵闹闹,还顾着责骂她,他可真是长见识了!这姑娘摊上这样的亲爹当真可怜。
“去打盆热水过来!”辅大夫对着裴家人语气都暴躁了起来,“她流了这么多血你们没看到?”裴明过来看了一眼,顿时也倒吸了口凉气。
宁姝窈一头浓密乌发如云,流了血他倒是没注意。
“这怎么伤的?”他转向了裴夫人,“不是让人去接她的吗?那些人呢?”裴夫人扶着腰哽咽,“老爷,我不知道啊,我是都安排得很妥当的,谁知道路上出了什么事?”辅大夫给宁姝窈把了脉,又仔细检查了头部,眉皱得要夹死苍蝇。
“我这里有止血化淤的药粉,但是药效有点猛,敷上去会很痛,你能不能忍得住?”这是他调制的药,一般就给那些军士猛将用,效果很好,但会特别痛,好些男人都受不住。
“能。”
宁姝窈没有半句废话。
辅大夫讶异地看了她一眼。
他也这是个时候才反应过来,这么重的伤,肯定已经痛得厉害了,她却面无表情的。
这姑娘是没有知觉了吗?辅大夫给她敷上药,再拿白布条将伤口包扎起来。
“你这头部受了重击,还不知道里头会不会有淤血,这几天一定记得卧床休息,起身时轻缓一些,一旦有什么不舒服就得找大夫。
现在我先给你针灸,尽量能让血气行通。”
辅大夫能说到这些,宁姝窈就觉得他的医术确实很不错。
药现在已经开始起效,血止住了,但伤口火辣辣确实痛得厉害。
“好。
痛不痛?”辅大夫又忍不住问。
“痛,但是能忍受。”
嘶。
男人都会痛得眦牙咧嘴的,她竟然能忍受?宁姝窈看着辅大夫额中的黑气,还是开了口,“您最近时常头疼吧?”辅大夫愕然。
一直等着的裴夫人听到这话立即就发作了。
“胡说什么呢?还反过来问辅大夫了!”裴昭云也跟着说,“二妹妹,有你这样咒辅大夫的吗?他老人家自己就是大夫,怎么可能头疼?”真头疼,自己就治好了。
“您让他们都出去。”
宁姝窈对辅大夫说。
现在他的话比她的好使。
裴明沉脸,“惊鹊,能不能别胡闹?请裴大人带她们出去吧。”
辅大夫打断了他。
裴明一愣。
辅大夫怎么还当真听这个孽女的?但是他们无奈只能退了出去。
辅大夫的随从守在门边,也好奇地看着宁姝窈。
“裴小姐怎么看出来我最近时常头疼的?”宁姝窈指向了他额头中间,“这里,有死气。
死气?”辅大夫怔愣地看着她,很快就摇头失笑。
“我最近确实时常头疼,而且怎么都诊不出毛病来,不过,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,我这应该也是大限将至,这身体油尽灯枯了,兴许没几天就不能来给你换药了。”
他最近几天就一直头疼,有一种莫名知道自己大限将至的感觉。
他都已经悄悄把自己身后事都安排好了,一直在府里等着那一刻到来,谁知被晋王喊来给这姑娘治伤了。
这辈子最后一个病患,也算是有缘?再加上宁姝窈一直冷静平淡的反应,让他都忍不住跟她说了实话。
“您身上有玉吗?”宁姝窈问。
“玉?”宁姝窈点头,认真地说,“我帮你把那缕死气渡到玉石上,你就不会死。”
辅大夫哈哈笑了起来。
“你这小姑娘怎么还戏弄起老人家来了

小说《宁姝窈燕恒安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点击阅读全文